长歌代劳。
=时川不息/阿弃。
头像来自Pix=27292216

[叶黄]解红尘-26

 前文链接: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胡言乱语,少天还是没出场


26.

苏沐橙已经很久没有踏出过嘉世山庄的大门了。

这座山庄她很熟悉。她闲来无事就在桌上铺了张纸提笔乱画,每在这里生活一年是一笔,她在这里待了快十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池沼石栏,每一处回廊,每一座房屋她都很熟悉。

年少的时候她和哥哥就住在这附近的小屋里,她哥哥苏沐秋很照顾她,后来他们遇到了年少离家的叶修。

那时候叶修还是叫叶秋的,蹲在临安一个人来人往的市集旁看着擂台上的人来回过招,身上背着个包袱,手里拿了个不知从何处寻来的木棍,也不跟着别人叫好,兀自看着别人的一招一式。待到有人起哄让这个一直冷眼看着的少年显上两手时,叶修也不推脱。 

那会苏沐秋偶尔跟着把式场上那些练过尖挂子的人出去做卖艺营生,他们兄妹二人年少父母双亡,附近住着的老帅见他们可怜,教了苏沐秋些东西,也不叫他多受夹磨。苏沐秋天生就是个练武的料子,一来二去功夫日渐精进,那些把式场上的东西就只当是底子,兀自的往后去学。直到老帅把一身技艺都倾囊传授给他了,且说这下你小子将来去跟着别人走镖也能养活你和你那妹子了,谁知苏沐秋还想继续学武,后来机缘巧合的又拜了山中的武林前辈为师,正式踏上了学武的路。

碰上叶修真算是个巧事,本来叶修就不是临安人,他自家中脱身而出一路顺着水路也没个方向的随意走,好不容易到了临安,身上的钱又刚好花了个干净,才蹲在市集旁想着自己得先找个法子。

苏沐秋只是想在集上给他妹妹买些小玩意,免得苏沐橙成天里看他和他师父单是练武实在无趣,没想到在擂台前叫之前教过自己功夫的老帅遇见了,问他近来可有进益,要是无事倒不如上台和那小子过两招。

苏沐秋也不推脱的就上了台,那场比试叶修的对手便是他了,两个半大少年在擂台上来回过招,虽说都没用什么真刀实枪,但叶修小时就跟着家中的教头练武,功夫差不到哪里去。这两人同是在武学上极有天赋的,这一场比试也实有看头。真正的高手过招之间即使没有神锋利器在手也能探知对方的功夫高深,他们二人底子都不错,匆匆几招过去竟是同时停了手,立在擂台边,叶修先说了句“承让”。

那时候他们都还只是少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不一定非要拉扯着计较个颜面,即使输给了他人也是迎头赶上再比一场,于是直到苏沐橙觉得自己的哥哥怎么下山逛个集子还不回来,找了半个时辰才在树下找到自己的哥哥和另一个枕着胳膊看天的少年。

临安夏日的午后热的要去了人半条命,苏沐橙背着阳光走到她哥哥身边,说了一句哥,给你留的午饭都要拿去倒啦。苏沐秋早就听到了她的脚步声,笑着坐起身来说哎呀,遇见个高手,忘了时辰了,叫你担心啦,现在就回去。

坐在一旁的少年此时也站起了身,苏沐橙看了他一眼,没和他主动说话。苏沐秋说这是我妹妹。那人点了点头,还算有礼节。苏沐秋问他是否还要再过几招,那人耸了耸肩,摊手说自己没力气啦。疑惑之间不过问了几句,才知这人也是个没有归处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从哪来不重要,到哪去也不知晓,就这么在树下躺了半个下午,只当是平生要做江湖一云游客呐。

那时节苏沐橙心里在想,院中水缸里的荷花是不是要开了呀,要不要换水,要不要多去看上几眼?而这个站在他们身边,并未引起她多少注意的名为叶秋的奇怪少年则会在将来和她一起走过漫长的人生。苏沐橙最终也没成为她哥哥所认为的那种小家碧玉的姑娘,而是学会了使火药机巧,成了江湖人士。即使叶秋换了名字,手里拿着那把苏沐秋所制的战矛却邪的也不再是当初的他,直到那朵荷花谢了,直到她的哥哥也离开了她,他们仍在临安这座城里,在这个说大不小的江湖里努力地活着。

她将自己面前的那张纸叠了起来,四四方方的刚好看不见方才的墨迹了,又提笔在那小小的纸块上画了朵荷花。

除夕要到了。

她马上就可以看到今年新开的迎春了。

 

旧岁的最后一夜里,临安城中的人们纷纷点燃爆竹迎接新年,城中此起彼伏的烟火声显得无比热闹。兴欣茶楼里的众人也刚将最后几盘饭菜端上桌,包荣兴拉着罗辑放下手中的账本跑去院中点了一串鞭炮,罗辑对此兴趣寥寥,由着包荣兴闹腾自己心里还在想那没算完的几行旧账。方锐和魏琛在饭菜没端上桌之前就已经开始自斟自饮,一杯倒的叶修被他们隔离开来,两个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誓死不让叶修加入这场男人酒量的比拼。唐柔和安文逸在下棋,由着方锐几人再吵,也岿然不动的落子,乔一帆坐在他们身边观棋。陈果将最后一碟菜放到桌上,招呼了一声,“吃饭啦!”

叶修对于除夕的礼俗记忆早已单薄,叶家行伍出身,对于那些礼俗更是尊崇的少,后来入了江湖,虽不说成日漂泊,也是无心再去多在意这些,正好兴欣一众人对此也没甚在意,像方锐和魏琛,早就坐上桌了,管他还有什么别的规矩。

陈果轻咳了两声,场面话刚说了一句,又觉得自己和这些人之间哪里还需要那些言语,于是匆匆说了一句,“来年!祝我们兴欣一帆风顺!”

“老板娘,你这个文采不行啊,你至少也得洋洋洒洒说上一个时辰啊!过去一年这么多事,咱不得都回顾回顾,明年也不见得安歇,趁早说道说道呗!”魏琛放下了酒杯。

“得了得了,前几年这时候我还不敢想堂堂斗神会到我这小小茶楼里来当跑堂呢,也没什么好说道的。”的确如此,陈果的父亲前些年辞世,留下这家茶楼给她,她一个女子将兴欣经营的也算不错,只想着别将祖上基业都毁在自己手里。那时候年年都是孤身一人度过佳节旧岁,又哪里想得到还会有今日呢?

叶修听了笑笑,他坐在魏琛旁边,后者拍着他的肩说,我都退出江湖多少年啦?谁能想到老叶你把我从山林里又叫出来掺和这些江湖事啊,不然我说不定早就是山大王啦,当个什么寨主,过我的逍遥日子,现在跟着你可算是上了贼船,要不是咱们老板娘人好,我可不过那劳什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风波日子。

方锐大笑你个老魏,还想当什么寨主,我看你在山里别饿的挖野菜就不错了!众人听了俱是哄笑,三三两两的吃着酒菜。

不过魏琛这一番言语倒也不全是胡话,他这人早年就下定决心退出江湖,已经隐居山林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徒弟黄少天怎么找也全无踪迹,可见其决心之甚。

之后人生漫长的道路上,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与这个江湖有何关联了,却还是多多少少有些牵扯。友人来信,既已经将信任托付于自己,行走江湖哪能忘了过往情义?叶修的信传到他手中,看完后在桌上扔了十天半月,思量许久还是出了山,带着自己的一把长剑来到了临安。

而方锐在来到临安之前便听闻了嘉世门主叶秋杀人夺命之事,他当时正躺在某个荒废庙宇的角落里听到有几个丐帮弟子交换消息,心想怎么传言里的这人和自己以往遇见的那个根本不像呢?虽说叶修这人在武林大会上仗着武功高一杆战矛挑的风云四起,但功夫上的差距是实打实的,如今在众人口中变得像个失心疯的狂魔,流言实实变化如风。

到了临安后听闻空寂崖之事,说书先生将叶修脱身前在众人面前的一番话编的令人心潮澎湃,左一句“偷了别人的东西反而倒打一耙”,右一言“下了地狱,阎罗见了都会唾弃”,方锐心想这说书先生倒是会编,叶修哪糙人哪里还会说什么地狱阎罗,江湖上那些风言风语,也不知道嘉世的事情刚出来的时候这说书人又给叶修编排了什么故事,大杀四方还是灭人满门?

这小小的一个茶楼,彼此从大千世界的不同地方相会于此,将来多少风风雨雨也都可以一笔揭过。酒到酣处陈果起身念了一首不知是她自己瞎编还是有所出处的诗篇,罗辑这个不善诗赋的都能听出来平仄韵调均无,要的便是引个高兴。

本来想要守岁到第二日,结果小酌了几杯的众人又像上次一样早早散了各自休息,直到天将明的时候混着几声早起的人家点燃的焰火,巨大的爆炸声令所有人从睡梦中醒了过来。距离嘉世山庄只有一街之遥的兴欣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声响,叶修本就睡得浅,加上即将天明,他已准备去西湖边走走了,这爆炸声一出,叶修即刻起身推开了窗。

窗外的嘉世山庄某一处涌起滚滚黑烟,联系方才的声响,大抵不是走了水,而是有人炸了山庄的一角。原本的高墙已有一部分倒塌了下去,离叶修所在的地方有些距离,天色又昏暗,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叶修随意的拿了一件外裳穿上,给魏琛扔下一句“我去看看”,就匆匆出了门。


-TBC-

写的有些乱七八糟,先发出来当做净化tag吧……

这段卡了很久,一直不是很顺利,这段剧情过去应该会好一些。

前段时间状态不是很好,虽然现在写的也是无法直视……根本没法去看自己之前哪怕是几个小时之前写的东西orz……

希望自己能快点写完,这坑已经两年多啦……(

谢谢还在看文的各位,争取下次更新就是完结。


评论(10)
热度(97)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