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代劳。
=时川不息/阿弃。
头像来自Pix=27292216

[叶黄]解红尘-04

 字数:3462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梗出处:82.叶黄江湖文XD 人设什么的随意,只是想看叶修一开始是利用黄少,但在利用途中反而先爱上的狗血情节(捂脸

*古风架空,私设较多,笔者脑子有洞

*文笔渣,情节废,慎点

 

4. 

阳关的日出比起其他地方要晚上一些,天亮之后更夫们纷纷打着哈欠归了家。寿昌城在晨光中逐渐的苏醒过来。前一晚的夜风使得许多店面又蒙了尘,这在阳关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小二们东奔西跑的擦拭着桌椅,这几日的沙尘越来越小,扬沙的季节已经快要过去,现在出关已经不怕遇上太大的沙暴。

寿昌城北有市,往日里停留在阳关的商队会卖些东西,在这里交换更多的食物和水,然后验证出关。今日正好是赶集的日子,小贩们从周边赶来,在道路两旁支起了摊子。本朝开国之后比起前朝对于集市更加放宽了管制,同时与外国逐渐有了往来,给屹立在这古老商道上百年之久的阳关旧城又增添了不少人烟。

可即便如此,阳关古道上的寿昌城也未向近来这般热闹过——商队出城之前不仅仅比起往常要加上更多的手续,出城前商队还有兵士逐一排查。还未到商队出关最频繁的时候,寿昌城门处已有不少人滞留在这里。

城中的商家这几日对于城中聚集的奇人怪士已然习惯,刚开张,几位老板站在街头一边看着伙计打扫一遍三三两两的话着家常:

“再过上十天半个月,这商队都等着出关,全进城了,这些人要还不走,可没客房给人住了啊,也不能赶着别人去住马棚吧。”

“哎,想着生意哪有不做的,没料到一下来了这么多人。还没有哪年城里这么多人呢,也不知是图些什么。”

“我说昨个不说好了别乱猜了吗,看起来也不是善茬子,别乱说话。”

“也算不上乱说,昨天夜里我看有人把城西那地围了,火把的光我隔着老远也看的清清楚楚。”

“城西?那破地方也有人去?”

“也不知道是哪家遭了搜查。”

城西从本朝开国以来变成了寿昌城算不得繁华的地方,西北的城本就比不得南方,破败了想要再繁华起来不容易。去年城西最后一家客栈的主人也歇业离去,后来有没有人接手不得而知。说起那家红尘客栈,前朝的时候算是城里不错的客栈,来往的许多旅人都会在那里歇脚入住。

八年前城西大火,那片地界重建的房舍本就不多。许多人搬到了城东,抑或下了江南,离开了阳关。直到红尘客栈的老板都放弃了自己的产业,离开了城西,离开了阳关。

来到阳关的人如今往往都在城东入住,很少再有人去城西那片略显荒凉的地方。阳关本就比不得都城或苏杭,城东的客栈即便都住满了,城西也依旧人烟寥寥。

待到又过了半晌,老板们也都散了,忙活各自的生意去了。日头未起,城北边有一个身影自城外潜入了寿昌城。

 

>>>

 

天香楼是寿昌城里最大的酒楼。这里有整个寿昌城最香醇的美酒,平日里总是人满为患,大堂上财源广进的牌匾便是这楼最真实的写照。

今日天香楼的老板付超怕是无法像往日一般笑面迎人了——面对着大堂里破碎的酒杯碗碟和东倒西歪的桌椅,付老板黑着脸询问自己的伙计发生了何事。

小伙计还惊魂未定,愣了半天之后才磕磕绊绊的开口道,“半个时辰之前……有客人突然之间大打出手……小的几个也拦不住……没成想就……”

付超经营这天香楼已有多年,打架闹事的不是没遇见过,但像今日这般的惨状还是第一次。他站在柜台前环视了一周整个大堂,发现人群正分成了两拨分别立在大堂东西两边。他深思了半晌,走上前去发问,“在下担待不周,还请几位责怪。也不知是何处怠慢了各位,如此大打出手?”

  听闻付超这话,立在东边的人先开了口,那人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看起来早已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怕是已近而立了,说起话来也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看起来就不怎么正经,“我说老板啊,你们店里这上好佳酿怎么卖的啊?一日两坛,哪够兄弟们喝啊?”

 来人这话一出,付超心里也就明了了几分。天香楼的酒一日只卖两坛,这些年来都没变过,这也由不得付超自己随意做决定。先不说从他父亲手里接过天香楼的时候就是这规矩,其次,在这阳关古道上酿出的好酒本就不多,费神又费时。倘若付超不这样限制着楼里佳酿的买卖,店里的储存根本撑不了多久。

 立在西边的几个人这时候也说了话,“不就是喝个酒嘛,还非要夺来夺去,磕碰里店里东西怪得了谁?!”

 方才先说话的那人想来也是脾气暴躁或和这边本就不对盘,气还没消下去呢,现在火上浇油,又站起身对峙了起来,“我说你别乱说话啊,一个巴掌拍不响。我说打,你不也没磨叽就直接动手了?!”

 付超生来是个不怎么有脾气的人,现在摊上这事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劝解,看着面前的人们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虽怕伤了自己,但怕店里的东西又砸伤几件,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来,“几位都消消气,消消气,我这就让伙计把酒抬上来,两位都别争啦,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付超将自己息事宁人的态度完完全全的表现了出来,不见得刚才动手了几位愿意就这么让事情过去。说起来也奇怪,所谓的“江湖中人”的火气似乎比别人都要大,这会说什么也不愿意就此平息了事端。

“老板,我说这样可不行啊。刚才他都打掉了我兄弟的牙了,就是我想把这事儿揭过去,我兄弟这也不是个交代啊。”东边的领头人讲话了。

 事情说到这,付超算是又明白了几分。天香楼的酒一日只卖两坛,面前的这两位怕是一同进店要的酒,结果就杠上了。为此大打出手,砸坏了东西不说,彼此连人都打伤了,现在正互相难分上下呢。

站在西边的那位正要说话,只见有人从店外走了进来。来者一脸快要掩不住的愠怒,腰侧还佩着剑,看来又是个会些功夫的。来人先朝站在东边的那位开了口,“张兄,大家近日来此,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为了这点小事伤了和气可不好。”

来人似乎是与那对峙的另一方相识,又或者是同门,此时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训斥了起来,“王泽,张兄等人来此都是为了助我嘉世门一臂之力,你怎么能为了此等小事大打出手?!还不快向几位赔罪?”说着又换上一副慈眉善目,走过来向付超说了一番致歉的话语,表示所有损失都会照价赔偿,多有得罪。

付超自然只能说好,姓张的那人走了过来说算啦算啦,我带着兄弟自己找医馆去,也不劳烦陈堂主了。

“陈堂主”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付超一个酒楼老板也不清楚,倒是酒楼里其他留着看热闹的江湖中人先行忆了起来,不正是嘉世门的堂主陈夜辉么,这人竟来了阳关,该不会城里来的这些人都和嘉世门有关?

不待他人多想,王泽就和那个人赔了罪,在陈夜辉眼皮底下两人即使再不对盘,也不会依旧对峙着不放了。于是在王泽与陈夜辉之前,那人就先行带着人离开了。

认出了陈夜辉的人心想,这个姓张的想来应该也不简单,能让嘉世门的陈夜辉这么担待着,也不知是什么来头。想了想如今江湖中张姓的不少,但体态特征像方才那人一样的倒还真是没有,不禁又陷入了疑惑。

看热闹的人慢慢都散了,陈夜辉和王泽低声说了几句,之后王泽带着人先离开了天香楼。陈夜辉在向付超再次表示了歉意后,表明所有的损失嘉世门将在一个时辰之内向他赔偿清楚。

付超推脱了几下也就应了下来,陈夜辉离开后他一个人坐在天香楼的大堂里,看着满地的破碎碗碟和东倒西歪的桌椅,叹了口气,心想,这些人到底是来阳关做什么来了呢?总让人觉得,闹风沙的季节还没过去似的。

 

>>>

 

陈夜辉离开了天香楼之后回到了下榻的客栈。没等他走进客房,就有人拉开了木门走了出来,面上的表情算不得和善。陈夜辉愣了愣,那人也不和他打招呼,径直离开了。陈夜辉走进客房,发觉舵主刘皓和副门主陶轩都在,原本在房里的孙翔不知何时出去了,剩下的两人不知在商讨着何事。

陈夜辉得知王泽和那姓张的在天香楼大打出手后,去平息了事端,同时也给王泽带去了消息。再回到客栈刘皓和陶轩也不知是否商量好了对策,于是他坐下来说道,“我已把那事告诉了王泽,叫他带着人快些做好准备。只是,你们没有猜错?那人真是叶秋?”

也怪不得陈夜辉多疑,叶秋本是嘉世门的门主,行事风格他们也了解。如今一同来到阳关寻找叶秋的下落,要是被那人这次也下了个套也并非毫无可能。

“刚才来议事的是中草堂的人,就是他今晨目击了有人进城,怕也错不了。”陶轩说着倒了杯茶,自己斟了一口,陈夜辉正要再说些什么,刘皓便开了口。

“就算不是叶秋又怎样?昨天夜里的搜查没能抓到他,想必也是逃去了城外。他身上的伤没有独门解药也好不了,就算他想离开阳关,还是要回寿昌城一趟。”

陈夜辉心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宁可错杀一千也能放过一个,抓住了,不是叶秋,放了就好了。但就怕是叶秋,他们没抓到。

今早的事,刘皓心里思量着,还是觉得有些蹊跷。中草堂的人刚发现了疑似叶秋的人的行踪,天香楼就有人来报打架闹事,这么多门派一起聚集在阳关也有几天了,为何偏偏是今日此时出了打架这事?

陶轩也看出了他正在思虑着什么,于是问他,“寿昌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现在要搜查,莫非是要把整个城都搜一遍?”

刘皓听闻此言,低首回想,半晌后回答陶轩,“先去昨天夜里的那家破客栈。”他有预感,那家客栈,绝不仅仅只是一家普通的破败客栈。在那里,他们一定能够寻到些许线索,捉拿他们的前门柱,叶秋。

 

——城西的红尘客栈。

 

 

-------------------------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付超这个人!他是全职里出现过的人物哦www占据了整整一章哦www【。】

突然觉得自己的情节写得太拖沓了,已经第四章了该说的还是没说该出场还是没出场哎……【。】大家觉得哪里不好请一定要提出来><我会改善进步的w!本来这章想让叶黄二人刷一下时髦值帅气一把可是写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情节……^q^慢慢的也就点出了为什么阳关会聚集那么多的江湖人士,大家都是来帮嘉世抓叶修大大解气的【。

PS.姓张的根据描写也能猜出来是谁啦!

于是,下一章一定要让叶黄二人帅气一把啊——【。】

评论(7)
热度(122)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