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

千里共婵娟。
=时川不息/阿弃。
头像来自Pix=27292216

 

感谢主催!
烫金超好看,糖果太可爱啦!(。・ω・。)ノ♡

  12 2

[叶黄]EYL(6)

*前文见归档。原著叶X高中生黄

 

6.

到了三月里,天气渐渐转暖。H市的柳树抽芽时,黄少天先是忙着月考,老师警告他如果语文政治历史再这么偏科下去,很可能面临蹲班的情况。他本身就比班上的同学都大一岁了,蹲班那可是万万不能的。另一方面,作为理科老师的宠儿,他又要准备竞赛的集训,一时间来往穿行于教学楼和实验楼,像只风风火火的小狮子,恨不得过上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的生活。

好不容易有时间去兴欣找叶修了,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网吧里来了一个新人,也不知道是来做什么的,热情得不得了,刚见了黄少天就恨不得拍拍胸脯说以后我罩你,叫我包哥就行。

难道兴欣还缺网管吗?黄少天心想,还是缺人看...

  69 2

[叶黄]EYL(5)

*原著叶X高中生黄,很多私设,OOC,前文见合集


5.

学校正式开学以后,黄少天来兴欣的次数便没有寒假时那么频繁了。但从他的学校回家路上会经过兴欣网吧,偶尔碰上了出去买烟的叶修,两个人会一起走一段路。叶修将他送到了兴欣转角的路口,再走回网吧。

黄少天是走读生,晚自习结束得很早,有时候他都下课了,叶修还没有吃晚饭,也会顺路买上一份关东煮带到兴欣。

陈果被告知二人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不禁感慨,他们这对忘年交可真是有趣,叶修到了晚上就会离开座位起来走走,一方面说是要保护脊椎,没事走两步买包烟,另一方面又总和黄小同学的放学时间重合。

如果黄少天放学时叶修在忙,小朋友也并不会打...

  83 22

[叶黄]【论坛体】荣耀不可说今晚的直播大家都看了吗?

记一次直播。关于照片,关于做饭,关于吴山烤鸡。

文中的发言不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写文而已。


荣耀论坛>>>情深义重>>>灌水闲聊

0L 是我不懂

那位荣耀不可说今晚的直播大家都看了吗?

我尖叫到全小区以为我在打鸣,所以有人来讨论一下今晚的直播吗!

禁黑,LZ会护楼


1L 你是我哥

别问,问就是绝世好兄弟,绝美兄弟情。


2L 

大哥说笑了,他俩算哪门子的兄弟?


3L

情谊版这是被哪家刷屏了?打开全是在各种嚎叫的。

怎么了ZZK宣布结婚了?...


  505 45

一个小小置顶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这里基本都是叶黄,没有水平也没有速度,想到什么写什么,开心最好,跑路的话也会港的

除更新外很少看lof,但偶尔看到消息和评论都会回复,所以随便聊点什么吧(*•̀ᴗ•́*)و ̑̑


(我也用上置顶功能了!耶!)


  8

[叶黄]剑池

    三岁学武,五岁拜师,十岁执剑,十六岁出师那年,黄少天下山寻找剑意。

他手中的剑还没有名字,那只是一柄每个学剑的弟子都可能有的普通长剑。没有法力加持,用的也不是什么寒铁陨玉,那只是用和山下农夫的铁犁出自同一炉的铁水锻成的长剑。黄少天虽然年少,却已经是门下首徒,此番他与师兄弟一同下山,去寻找传说中的剑意。没有剑意,便无法学会御剑。御剑是件难事,常人只能将剑当做腰间杀人之器,要想御剑而行,便要找到剑意。

不是每一个练剑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剑意。有的人穷尽一生也悟不到自己的剑意,有的人则在拿起剑的一瞬间便将剑意铭记于心。传说剑神于剑池造出天下第一把剑的...

  224 12

叶黄合志《Xanthophyll(叶黄素)》正式宣传+预售

有幸参本……!

祝少天生日快乐(蛋糕.jpg

清明抄:




INFO


刊名:Xanthophyll(叶黄素)


字数:17w左右


类型:《全职高手》叶黄CP向


封面:高精细格


工艺:烫金
内页:欧维斯
合志价格:75r
充气糖果挂件:38r 【挂件剩余133个 可以单独购买 不限量】
预售结束日期:9.8
发货日期:9.28左右
赠品:明信片两张


预售地址:☆★☆(也可扫描下方二维码)



STAFF


主催: @清明抄 ...


  425

【529生贺/16H】南屏晚钟

毕业五年后的夏天,黄少天的大学母校来电话邀请他回去参加百年校庆。思来想去,自己最近也没什么创作的灵感,故地重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他便答应了下来。真要说起来,黄少天大学时期并不算非常优秀,选了个还算喜欢的专业,在实验室中度过大部分时间,大学四年虽然爱好广泛,但在学术方面实在算不上“知名校友”的程度。

大学毕业后,他那些在父母看来“没什么大用”的音乐爱好却给他提供了一碗饭吃——有音乐公司看上了他写的几首歌,后续签约也就自然而然了。上过几次电视节目,好运爆表有了一两首出圈歌曲,此外忠实歌迷也有不少,勉强将他抬到了“知名校友”的咖位。

黄少天对此很佛系,自认为只是一个小众音乐人,...

  236 19

[叶黄]再见,黄河

 *胡言乱语,OOC慎


我人生中有三次看见过黄河。

其中第一次和第三次都是在金城,而第二次是在夜晚的戈壁滩上。

那时候面前的黄河,就是地上的银河。


再见,黄河


二十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到金城,也是第一次见到黄河。

我出生在一座南方的城市,顺利长到十几岁,书念得不错,随后在号召下参军入伍。我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守卫那漫长的海岸线,而没过多久便跟随着大部队一同被调走,执行机密任务。我在一个清晨离开了岭南,除了身边一同坐上专列的战友们,连我的家人也不知道我已经离开了我长大的南方,去一个连我都不知道具体经纬的地方。

我们在金城转车,那...

  130 19

[叶黄]词不达意

 *《我与上将》系列的番外,可能需要先阅读链接:(1)


我的一天十分单调。

每天我们要上的课程很多,战术、科学、谋略,还有其他的很多,三学年制意味着对人才的要求更高,日复一日,都是如此。

热爱于此的人自然能从别人看来枯燥繁重的课程中找到始终坚持的乐趣和信念来,比如我,就喜欢挤出一些课余时间和那位后来成名的上将在模拟对战室将训练当做两个人之间的独特活动,当然,彼时他还只是一个在军校里很出名的学生,只是我习惯于一直这样称呼他罢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也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哪怕别人都有别的称呼、别的相处方式,但是有一个称谓,或许是属于私密的一个人,这样的感觉其实很...

  121 14

© 长路 | Powered by LOFTER